水城印象
水乡
时间:2019-03-06  浏览次数:

□江苏省淮阴中学高一(15)班 邱扬

出生于一座多水之城,就是上天给我们的第一份赏赐。

悠幽长巷,桨影船灯,皓月当空。清流流过河下古镇,也多了一份温柔、袅娜的风韵和历史的沧桑。明朗的夏夜,我常会在这灯影摇曳的波光里恍然看见几百年前的船只往来,繁华兴盛,想象自己也成了文人墨客,才子佳人,立在桥上,执一古书,吟一美句,唱一佳曲,饮一美酒,不觉中骨子里也融入了如水的柔情,心里也吹来了安稳宁静的凉风,使人神清气爽。除此之外,还有大运河河面的波澜不惊,洪泽湖湖面的广阔无垠以及荷花荡中朵朵荷花的芬芳……无一不使人有一种洗涤了内心尘埃的感受,甚至有一种想要立即虔诚地跪拜在大自然脚下,念一句“我愿一生做你的信徒”的冲动。

作为一个生于养于“一块漂浮在水上的土地”的孩子,水是必需而又理直气壮的,无一日不沾水,无一日不见河。自然地,潺潺水声仿佛也成了梦的背景音乐,枕着温柔缠绵的水,我安然。

当有一日真真切切的水声在夜晚敲击我的耳膜,我愕然。在这规规矩矩的居民小区何来水声?黑夜之中,我觅不得水声的源头。那一夜的水声很急促,没有往日的妩媚与柔情,反而多了愤怒与无奈。“咕咚咕咚”的水声硌得我的梦生疼。

第二天上学时我才恍然大悟,是旁边的小区开工了,处于打地基的阶段,所以必须将地下水抽掉。于是三四根黑管子从工地破烂的墙头里拖出来,清亮的水从中流出,仅走5米的路程,便匆匆流进了黑漆漆的排水口,流入了下水道。我终于知道了昨夜里何来的愤怒与无奈的水声了。

一天过去了,两天也过去了,三天过去了……水还在流,多少干干净净的水流入了下水道啊,渐渐地,开始有人在那儿洗自行车,在那儿接水洗衣。

我的焦急与日剧增,可是水还没有停。难道水乡便可如此用水?

一次,我经过那工地时恰巧遇见一个戴着安全帽,到处指挥的人走出来,料想该是一位负责人吧,便凑上前问:“叔叔,这水还要放多久啊?”他回答:“还要四五天吧,怎么啦,小丫头。”我想了一想,说:“这水白白流了多浪费啊,不如将其用桶装起来,供工地日常用水……”他摆摆手,一脸好笑地看着我说:“那多麻烦啊,也用不着,咱们这里还怕缺水吗,我们这里可以称得上水乡了……”

我恍然依稀想起前几日电视上报道云南某地的老人用一双脏兮兮的手接一杯水欣喜的表情,依稀想起农民们眼见土地龟裂,麦田里颗粒无收的悲戚与无奈,依稀想起枯涸河床上的荒芜……一句“怕什么,这们这里是水乡”击碎我曾经对水的理直气壮,给我的心坠上了沉重的叫作愧疚的负担。

注:(此文荣获淮安市节水宣传进校园活动之节水征文比赛一等奖。)

刊于2012415日《淮海晚报》A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