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水趣事
【渔乐记】柳树湾等鱼
时间:2019-03-11  浏览次数:

□夏维新

故乡坐落在丘陵山区,山腰一眼眼泉水流到山脚,汇成小溪。夏季来临,电闪雷鸣,暴雨倾盆,七沟八岔的雨水争先恐后地挤进小溪。溪水猛涨,奔流而下,正是去小溪等鱼的最佳机会。

曾记得,中学时代暑假的一天,一场暴雨过后,小溪恢复平静。邻居刘三哥扛着竹笆从我家门前经过,他向我招招手说:“走,我们到柳树湾等鱼去,新水鱼多呢。”这是我第一次等鱼,既能享受等鱼的乐趣,又能喝到新鲜的鱼汤。我拎着小桶,便乐滋滋地应声而去。

不多一会儿,我们来到离村一里多路的柳树湾。柳树湾是小溪拐弯处洪水冲击的一个溪潭,两岸长满了柳树,最粗的一人搂不过来,村里人称之为“柳树湾”。夏天暴雨后,到柳树湾等鱼的人络绎不绝。

雷雨过后,柳树湾被冲刷得干干净净,清澈明净的溪水,哗哗地向下游冲去。刘三哥选择最佳等鱼的流口处,两边用石头垒成“八”字形石坝,中间用石头铺成30度石坡,等鱼竹笆放在平台上,一半伸进水中,一半高出水面,竹笆上面铺一层青草。刘三哥说:“石坝要砌实,不能让鱼从石缝中溜掉;进水口竹笆要贴到水底,用沙盖好,鱼看见竹笆就会调头回游;鱼随着水流冲到竹笆上,钻进草里,就跑不掉了。”

太阳从云雾中射出耀眼的光芒,渐渐西沉。三哥摆设好竹笆后,坐在柳树下,从腰中抽出旱烟袋,按一窝旱烟,叭哒叭哒地吸着。我坐在竹笆旁,两眼盯着鱼儿“自投罗网”。不多一会儿,一条大草鱼顺着水流冲到竹笆上,猛地一跳落在青草中。

夜暮渐渐降临,刘三哥轻轻扒开竹笆上青草。喔!这么多鱼呀。白漂鱼、花鲢鱼、红鲤鱼、黄鳝、泥鳅、大虾、螃蟹,还有我叫不出名字的鱼。刘三哥说:“我们把鱼收拾一下,回家煮鱼吃,明早鸡叫时再来拾鱼。”

我们抬着半水桶鱼,离开了柳树湾。一路上聆听蝈蝈唱歌,青蛙鼓鸣,仿佛还能听到咚咚的流水声,鱼儿在竹笆上扑啦扑啦的跳跃声。

两年前的夏季,我回到故乡问刘三哥,还到柳树湾等鱼吗?三哥皱皱眉头摆摆手说:“成群结队的人到河湾电鱼,柳树湾的鱼全电光了,成为一湾死水。”

刊于2012527日《淮海晚报》A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