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水风采
【河渠志】温山河,可爱的河
时间:2019-03-11  浏览次数:

□许双林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每当我听到这首歌曲时,就想到流过我老家的河——温山河。它贯穿八方畔南北,南头通连白马湖。我老家就在闸口里面河中央的小庄上。

温山河,可爱的河。它给了我多少难忘的童趣。小时候,经常同小伙伴们在靠庄子的河里捞鱼摸虾,洗澡打水仗。有一年夏天,我们用水草堆十几个长鱼墩子,每天早上,下水用网兜兜起,把草抖掉,就捉到长鱼了。我和“小九子”游到河心时,发现一簇一簇水草中都裹着花篮,里面桂鱼活蹦乱跳。我俩动心了,不声不响地各取一只花篮闷在水里往回游。谁知,两个人的手都被鱼脊针刺戳了,钻心的疼,膀子麻了,腿又痉挛,不能游动。“小九子”很有经验,叫我照他的做,吸足气,仰面晒阳,随水流淌到庄子边。事后,大人们说,这是河神教训我们的。以后,不敢再“偷”了。

我在温山河里还练就了驾驭轻舟的本领。我家养一趟鸭子,假日里,我就当“鸭司令”。小鸭溜子(放鸭的小舟)在温山河里撑来撑去,不但鸭子被驯得服从命令听指挥,其乐融融,而且船儿撑的是胆大技高呱呱叫,沾沾自喜。八九岁上学时,撑船到湖堤,里把水路只需撑十几篙子。记得十岁那年,有一次,刮大风,放学要回家,就硬撑顶风船,谁知,船撑到中途,被一阵狂风巨浪掀翻了,我栽下了水。但凭着一根竹篙子,随着波浪颠,又回到岸边,等风浪小一点,再撑船回了家。小伙伴们赞叹不已;大人们说,这是河神保佑好孩子我的。从此,我很爱温山河。

清朝时期,有一年淮安地区发大水。当时,巡视灾情的一位姓梁名温山的府衙官员,看在眼里,痛在心上。他下决心,一定要迅速治理水患,在八方畔开一条直通白马湖的大河道,以此联通两边沟河,使得排水运输畅通无阻。大水一退,他宣布:开河治水,匹夫有责,有钱出钱,没钱出力;自己还带头捐出一年薪水。开河治水顺民意、得人心。在梁温山的带领指挥下,每个乡都出上千民工,大干了一个冬春,开出了宽十多米、长三十多里的大河来。

温山河多年来不息地流淌,默默地为民造福。有了这条大河,一般的大雨水,就自然地从东闸口流入白马湖,水灾减少了;有了这条大河,行船运输畅通了,人们下湖捕鱼虾、上城做买卖方便了,口袋里票子多了;有了这条大河,荡中的浅水滩开垦成田地,种上了庄稼,多打了粮食,日子好过多了……

吃水不忘挖井人。八方畔的人们都感恩于难得的为民好官梁温山,便给大河取名为温山河,算作树碑立传吧!

解放后,温山河又经过几次疏通治理,堤岸宽坦,清水畅流。整个八方畔滩荡已逐步开垦为方正良田,真是麦浪滚滚金光闪,“风吹稻花香两岸”。近来,靠白马湖的温山河二面,又开出了千顷藕田,万亩蟹池……

刊于2012527日《淮海晚报》A4